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第第四百四十二章:问罪

作者:柳家阿眠本书字数:K更新时间:
    “我点了念香,通过那女子亲自对他说的。”说起其他的人事情,红豆脸上并没有多余的神情,其实他们并不是很关心这些事情,若非他的凡身还需要这个师父,他根本不会去管狄卦的死活。

    两人又谈了些其他的,阿绿便逼着他回房休息去,自己则往书房去寻些书看,打发些时间,红豆只能依她,往前院自己的房间去,不过坐了片刻,藤伯就在外敲门。

    红豆让藤伯进来,问他今日秦大人可有来,做了什么,藤伯打量着他的神色,依旧看不出半分端倪,这才忐忑开口,将早晨的那些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,说完越发小心的去瞧红豆的神色。

    红豆依旧淡淡,听了后只问他:“海城知府有多少不干净的事情?”

    藤伯明白红豆再说什么,略想了想,道:“他虽然蛮横自傲,为人却小心的很,大的东西不敢贪,罪也不敢犯,是以手上关于他的都是些无关紧要的东西……”

    也正是因为这样,藤伯深知官场上一时不可撼动他,只想着要不要设法让他回家时与一些强盗土匪什么的。

    红豆听后,神情依然清冷,只道:“这么大的知府位,便是他不犯事也有人打些他的旗号犯事,这些你们可都了解过?”

    “这些……海城那边的也的确知道一个,不过也都些不轻不重的,这秦大人显然是个有计较的……”

    在说这些话的时候,藤伯额头不禁冒出冷汗,生怕红豆会突然怪罪自己,谁知他面不改色:“去将药娘叫来。”

    藤伯心中一紧,旋即想到药娘是海城那边的管事,多少比他了解的多些,这才稍微放下心,退下去将药娘唤来。

    进入房间的药娘同样心怀激动与忐忑,小心行礼问安后,才敢去看红豆的脸,见他面无表情,心中生出几分不安,忍着没有表现出来。

    红豆依然问了相同的问题,药娘微微惊讶后开口:“有一桩,秦大人有个小妾,那小妾有个哥哥年初刚打死过人,被秦大人包庇过去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手上可有证据?”

    “那人家被他们妥善安置过,如今已经不在海城内,需要找一下。”药娘小心回答,红豆点头:“你去做这,若能牵出别的瓜最好,也好为你自己做出来的事情抵账。”

    红豆语气淡淡,听得药娘心中激荡,强自镇定:“主子这是什么话,奴家不明白……”

    红豆瞧她一眼:“这些日子你做的那些我也看在手里,现在终于如愿帮你出手解决海城知府这个人,你还不满意?”

    药娘慌忙跪下:“奴家实在不知道主子什么意思……”

    红豆不再看她,语气越发冷下去:“你在海城管事自然与他多有接触,那花楼老板与你也有些交情,就连早上报信的树妖也与你来往密切,对了,路连华路知府你也私下见过吧?”

    这么落下来的话一句句打在药娘身上,让她身体微微颤抖起来,最终只得露出一丝苦笑:“果然什么都瞒不住主人,不知主人预备如何处置奴家?”

    “这么多年你做的事情我不会忘记,只是这朱家是再容不得你,海城知府这是解决后,你就离去罢。”红豆语气很淡,药娘是否会处理这件事情他并不在意,不过是想给她一个弥补的机会,左右那秦大人再无安生的可能性,岂能轻易让他死去?

    药娘颤抖得愈发厉害,抬头去瞧红豆时已是泪眼婆娑,一派楚楚可怜模样。

    “主子,奴家知错,定不会再犯,也会好好处理那秦大人,还请主子留我!”

    红豆冰冷看着她:“那青竹也是你自请去赎身的,还特意安排今早她今早出去……”

    泪水似断线珠子一般落下,她知主子在意那女子,心有不甘才会一次次去试探主子对她的在意程度,谁知竟是连旁人多说她半句都不成,竟已在乎至此,而自己在主子这里却是随时可以抛弃的存在,叫她如何不难过,不伤心,她盼他念他几百年。为了能够配得上他,她刻苦修行,广泛涉猎,结果好不容易等来的他带着一位女子,那样温柔爱护,是她根本不敢去想的。为什么是这样一个结果,她努力这么久,都不曾与主子并肩,而那女子竟然如此轻松做到,叫她如何心甘?

    药娘不禁悲从中来,想着只要能留在他身边,自己就还有机会,痛呼道:“主子,奴家明白了,奴家不会再做这糊涂事情,莫要敢奴家走,那份不还有的心思奴家也会收好,不会在做怪,主子,饶了奴家这一会吧!”

    “我会通知藤伯,若他们还与你有些牵扯,你们挣下的你们自可拿去,我重新再立一户便可。”

    药娘怔住,连眼泪都忘了掉,只呆呆瞧着红豆:“主子真就如此决绝?”

    红豆反问:“你可知我为何要在凡间经营商贾?”

    药娘摇头,这个红豆的确不曾说过,他们以为只是他一时兴起,如今看来却不是的。

    “因为她喜欢来凡间玩,我不能让她下凡的时候无处落脚无银可用。”红豆站起身,不在多说,只留下一句:“罢了,这事我亲去解决。”

    说完,绕开她离去了,徒留药娘跪坐原地,盯着他方才坐过的地方发呆,脸上仍淌着泪水,渐渐地竟笑了起来,最后伏地痛哭。

    藤伯叹着气走进来,看向药娘的眼神中责怪多于怜悯,见她痛哭仍是指责:“早劝你放开,你不听,如今留不得了,可好了?”

    这时雾女也走进来,将药娘扶起,也不说话,只摇头。

    “你们如何知道,这些年我盼着的,如今都成空了,既如此,当年不该遇着,倒让我死了才好。”

    见她竟说起这些糊涂话来,藤伯恨铁不成钢,指着她大骂两声糊涂,气得连话也说不出来,雾女只得对他投去一个安慰的眼神,劝他不要动气。

    待药娘哭够,觉得心里好受些,伸手抹去眼泪,忽道:“我不能离开,若主子在意她,我去求她,她若让我留下,主子定不会再赶我走!”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